净空法师文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其他净土经典 >> 净土圣贤录 >> 内容

淨土聖賢錄易解卷3-2

时间:2012/3/11 10:12:23 点击:1562

淨土聖賢錄易解卷3-2






宋 義懷


義懷。俗姓陳,浙江永嘉樂清人,年幼時即前往京城,依止景德寺而為準備出家修行的童子,北宋仁宗天聖年間(西元一○二三~一○三一年),考試經典通過而得剃度出家。後來遍參各方的善知識,依止明覺禪師於翠寺。有一日偶然間取水挑斷了扁擔,忽然大悟。作詩偈呈給明覺禪師印證,禪師稱善。後來先後住持了五個道場,從鐵佛寺到最後的天衣寺,化導的眾生非常廣大眾多。

義懷既已徹悟佛法心原之後,仍然暗中地修行淨土。他曾經問跟他學佛的人說:「若是說捨棄娑婆穢土而求取極樂淨土,厭離此土而欣願彼國,則是取捨的情執,此乃是凡夫眾生的妄想分別。若是說沒有極樂淨土,則又違背佛陀所說的經典。畢竟要如何是好呢?」然後又自己回答說:「生則決定往生,去則實在不曾去。」晚年由於疾病,居住在河南池陽的松山庵。弟子智才,住臨平(今浙江杭縣東北四十里)的佛日寺,迎請義懷回寺侍奉。有一日智才往蘇州去,義懷派人督促他回到佛日寺,然後才告別大眾而往生,時年七十二歲。(僧寶傳。樂邦文類)





宋 本如


本如,明州(浙江寧波市)句章人,年少時依止法智知禮大師學習佛法,善長文詞筆墨,曾經向法智請教經義,法智說:「為我作侍者三年,才向你說。」三年後,又懇求請教,法智大聲一喝,並叫道:「本如!」本如於是豁然開朗有所省悟,以偈頌呈給法智,法智認可之。北宋真宗祥符四年(西元一○一一年),主持東山承天寺,大振佛法顯揚正道,前後經歷了三十年。講《法華》、《涅槃》、《金光明》、《觀無量壽》等經,以及天台宗的教觀,達六七遍之多。曾經集合一百名大僧,修法華長懺達一年,祥瑞的感應屢次顯現。

北宋仁宗慶曆二年(西元一○四二年),賜號為『神照法師』。與丞相章得象等諸位賢者,結集白蓮社。宋仁宗特別讚揚其道場,賜名為『白蓮寺』。北宋仁宗皇祐三年(西元一○五一年)五月十八日,稍有疾病,升堂說法,與大眾訣別,然後安祥往生,時年七十歲。當天江上的漁夫,看到雲端上有僧人向西而去。當時的天氣非常炎熱,但是異香仍然極為濃厚。到了第二年,弟子打開龕柩的門鎖,看見本如法師的遺體,色身不壞面貌如生,並有大蓮華生長開放在他的塔前。(佛祖統紀)





宋 仁岳


仁岳。字潛夫,俗姓姜,霅川人(浙江吳興)。聽聞法智大師在南湖(浙江嘉興)教化眾生,因此前往追隨學習。一段時間之後,豁然開朗而有所得的樣子。又與十位志同道合的人,修習『請觀音三昧』,安坐在靜室之中,隱約之中好像生死的幻夢醒了一樣。後來多次主持杭州一帶叢林的講席,廣大地宏揚佛陀的教化。年老時回到故鄉,主持祥符寺,皇帝賜號為『淨覺』。晚年,專修淨土法門,燃三根手指供佛,奉持戒律極為精嚴。

北宋英宗治平元年(西元一○六四年)三月二十四日,告訴門人弟子說:「我明日午時,應當要走了。」到了明天,遺留偈頌,安坐而往生。曾經著有《彌陀經疏》二卷,又作《指歸記》兩卷來解釋前一本書。仁岳往生三十年後,寺院的大眾夢見仁岳說應該要遷塔,等到打開龕柩時,見到仁岳肉身不壞,身旁舍利子充滿,因此再度以完整的禮儀埋葬之。(佛祖統紀)





宋 處謙


處謙。俗姓潘,浙江永嘉人。母親夢見祥瑞的雲彩飛入懷中,懷孕了三年才出生。依止常寧寺契能法師出家,北宋真宗祥符初年(西元一○○八年)獲准剃度,隨即前往天竺寺學習佛法,慈雲遵式大師非常器重他。後來又參訪神照本如法師,徹底地明白圓頓法門的宗旨。不久即身居首座和尚之位。接著回到常寧寺作住持,經歷了慈雲寺、妙果寺、赤城寺、慧林寺、淨住寺、南屏寺、天竺寺等十座道場,經四十年的時間,講經弘化從不厭倦懈怠,入門求教的弟子達到三千人,皇上賜號為『神悟』。

北宋神宗熙寧八年(西元一○七五年)四月十五日,早晨起來之後,沐浴更衣,集合大眾諷誦普賢行法,以及《阿彌陀經》。過一會兒,即升座,稱揚讚歎極樂淨土的殊勝功德,又告訴大眾說:「我悟得無生法在日常生活中的妙用,已經很久了,今天我以無生而往生淨土。」然後安然而逝。(佛祖統紀)





宋 慧才


慧才。俗姓王,浙江永嘉樂清人,北宋真宗祥符初年(西元一○○八年)獲准剃度,年十三歲時,受具足戒,前往四明山追隨學習於法智大師。由於悔恨自己的愚痴遲鈍,因此時常持誦大悲咒。有一天忽然夢到一位清淨僧人,身長數丈之高,脫下袈裟披在慧才身上。第二天,蒞臨講座聽經時,豁然開悟,從前一直到現在所聽聞到的佛法,一時之間都洞徹明了。後來拜見慈雲遵式大師,以師禮來奉侍服勞,日夜精勤從不懈怠。北宋英宗治平初年(西元一○六四年),居住於法慧寶閣,賜號為『廣慈』。不久,隱退居住在雷峰塔下,每天翹足誦大悲咒一百零八遍為功課,又曾翹足仰望一晝夜,誦阿彌陀佛聖號。

有一天晚上,夢見到達了極樂世界的七寶樓閣清淨宮殿,有人告訴他說:「淨土中品,是你所生的階位。」北宋神宗元豐元年(西元一○七八年)春天,為僧俗二眾千人授菩薩大戒於雷峰塔,正在羯摩作法時,觀音像的頭頂放出光明,燈燭火炬與日光,都被此道光明映照而失去了光輝。淨慈守一禪師為此事作了一篇《受戒放光記》。元豐六年(西元一○八三年)五月二十一日,慧才更衣就座,書寫偈頌讚佛之後,說:「我往淨土是決定不移了!」然後安然而往生,時年八十六歲。(佛祖統紀。釋氏稽古略)





宋 靈照


靈照。俗姓盧,蘭溪人(浙江金華縣)。出家於寶慧寺,不到一個月,就通達了《法華》與《金光明》兩部經典。數年後,往浙江錢塘,依止香巖湛法師,學習天台的教觀。又往江蘇吳興,依止淨覺仁岳法師,從此以後天台教法的義理及門戶派別,無不通達明了。神宗熙寧年間(西元一○六八~一○七七年),遷往華亭超果寺。神宗元豐年間(西元一○七八~一○八五年),主持吳山的解空寺,接著移居景德寺。前後數年之中,每遇到春天年初的時候,必定開淨業社念佛共修。參與法會的有兩萬多人,往往多獲得一些感應的靈驗事蹟。

靈照曾經在夢中,見到西方三聖的威儀相好,靈照於是跪拜而問:「靈照一生持誦大乘經典,期望能夠往生極樂世界,不知能夠達成願望嗎?」觀世音菩薩指示說:「淨土不遠,有願即生。」又曾誦經誦到深夜,忽然夢見普賢菩薩現身。因此發心造普賢菩薩像、誦經一萬部,以莊嚴他修行淨土的功業。北宋哲宗元祐五年(西元一○九○年)冬天,臥病在床,告訴侍者說:「我往生極樂世界的日期已經到了!」因此面向西方,右脅而臥疊起雙足而往生。火化時,異香撲鼻濃郁襲人,舍利子迸出流散開來。(佛祖統紀)





宋 思義


思義。字和甫,俗姓凌,湖州(浙江吳興)武康人,考試《法華經》,第一名而得度出家。依止明智韶法師學法,領悟理解的能力超過常人。修習四種三昧行,後來頸子上生出一個肉瘤,夜裡夢見功德天拿桃子給他吃,他的疾病即消失,北宋神宗熙寧四年(西元一○七一年),皇上賜紫色袈裟,賜號『淨慧』,丞相蘇頌在統理杭州的時候,迎請思義居住於天竺寺,因此在當地廣大地弘揚佛法正道。

北宋哲宗元祐三年(西元一○八八年)二月十八日半夜,忽然結跏趺坐,告別大眾而往生。大眾在旁誦念佛號,一段時間之後,忽然又甦醒過來,說:「剛才我隨著觀世音菩薩而行,見到一個金色身相的人,身體非常高大而垂下手臂,告訴我說:『你的業報因緣尚未盡,過七日後當來迎接你。』」到了二十五日,又結跏趺坐而往生,埋葬的那一天,有紅色的雲彩低垂遍布在空中,如同引導的樣子,向西而去漸漸消失。(佛祖統紀)





宋 宗賾、母師


宗賾。湖北襄陽人,父親早亡,母親陳氏,撫養宗賾於舅舅家。年少時修習儒學,廣博通達世間典籍。年二十九歲,禮拜真州長蘆寺的秀禪師出家,深明禪宗心要。哲宗元祐年間(西元一○八六~一○九三年),住持長蘆寺,迎接母親住於方丈室東邊的屋子,勸母親剃髮出家,念阿彌陀佛,前後經七年。母親臨終時毫無疾苦,安然念佛而往生。宗賾自己認為報答親恩的孝心已經盡了,因此遵從依循廬山蓮社的規約,創建『蓮華勝會』,普勸僧俗大眾,學習西方淨土不可思議的妙觀。然後專持佛名,回向發願,期望能夠往生淨土。他自己作文章來倡導說:

「以念佛為有念,以往生為有生,這是一般的常見。以不念佛為無念,以不求往生為無生,這是被邪見所迷惑。念而無念,生而無生,這是佛法中的第一義諦。在真如實際清淨平等的究竟境界來說,是不受一塵一垢所染著的,如此則上無諸佛之可念,下無淨土之可生。然而在佛陀慈悲喜捨方便教化的事相門來說
則不能捨棄任何一種利益眾生的善法

為了都攝六根,因此有念佛三昧,至於達到回歸自性的修行法要,則開示了往生淨土的直捷法門。所以終日念佛,而不違背於無念;熾然地祈求往生,而不乖離於無生。因此能夠眾生與彌陀各自安住自己的本位,而又能彼此感應道交;西方東土不相往來,而神志遷往極樂淨土。這是合理而不可質疑的。故經典云:『若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乃至是人臨命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如來世尊雖然分『折伏』和『攝受』兩門,示現分別居住在污穢的世界和清淨的國土。然而探究諸佛聖人的本意,難道只是以娑婆世界,丘陵坑坎、五趣雜居、土石諸山、穢惡充滿,如此濁惡的世界來令人厭離;而以極樂國土,黃金為地,七寶行樹高聳參天,樓閣宮殿具足七寶,蓮華盛開四色交映,這些美妙的境界來令人欣願而已嗎?實在是因為,初發心入於佛道的眾生
忍力仍未深厚必須憑藉著淨土的因緣以為增上進步的助力!

何以故?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已經滅度,彌勒佛尚未下生;而極樂國土,阿彌陀佛今現在說法。娑婆世界,觀音、勢至,只聞其聖名而無能親近;而在極樂國土,觀音、勢至兩位聖人,時時能夠親近而為殊勝的善友。娑婆世界,諸魔競相興起,惱亂所有的修行人;而在極樂國土,大光明的境界之中,決定沒有魔惱之事。娑婆世界,邪惡的音聲到處擾亂,女色妖冶而多欲;極樂國土,水鳥樹林,皆宣妙法,正報清淨莊嚴相好,沒有女人苦惡之身。凡是修行人增上善緣的圓滿具足,再也沒有如西方淨土那樣殊勝的了
然而信根淺薄的人卻偏偏生起懷疑毀謗

我個人曾經這樣思惟討論,此娑婆世界的人,無不厭惡俗家的喧噪煩惱,欣慕清淨寺院的安寧寂靜。因此如果見到有人捨世俗之家而出家,則會不斷地鼓勵讚歎。如今娑婆世界的痛苦,何止是俗家的喧噪煩惱而已;極樂國土的優遊快樂,又豈只是相當於寺院的清淨寂靜而已呢?所以明知道出家生活的優閒安適是美好的,而卻不願意往生更殊勝的極樂淨土,這是第一個令人感到疑惑不解的地方。

在此娑婆世界,跋涉萬里艱辛勤苦,遙遠地尋求善知識,就是為了開發本性明了心地,決擇正法超脫生死。而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無論色身、心力以及莊嚴淨土的功業都非常殊勝,再加上願力宏深,只要一聽聞到阿彌陀佛演說的圓頓法音,則所有眾生無不明了契悟無生法忍,既然願意辛勤地參訪善知識,而卻不願意往生淨土親見彌陀,這是第二個令人感到疑惑不解的地方。

廣大叢林僧眾雲集的道場,是大家樂於親近安居的地方,而人眾較少的道場,人們則不願意依止親附。如今極樂世界之中,一生補處的等覺菩薩,其數甚多,諸上善人,俱會一處。既然想要親近叢林,而卻不欣慕仰望和極樂世界的清淨大海眾俱會一處,這又是第三個令人感到疑惑不解的地方。

這個娑婆世界的眾生,最長的壽命不過百歲而已,而童年無知、年老時又衰殘糊塗,疾病間雜、以及昏沈睡眠等等,又占了一大半的時間。雖然是菩薩,投生在這個濁惡的世界,仍然有隔陰之迷,而聲聞也還有出胎的昏昧失憶。那麼人一生當中如此寸金難比的寶貴光陰,十分之中幾乎消失了九分,未到不退轉的境界時,輪生死的痛苦,實在令人恐懼寒心。反之,極樂世界眾生生者皆是壽命無量,只要一旦託質蓮華的花苞,就再也沒有死亡的痛苦,同時在修行的道路上,相續而沒有間斷,直捷了當一直到證得無上菩提為止。所以往生淨土就可以獲得阿鞞跋致,而成佛的日子,也決定可以指日期待。有人願意痛苦流轉於娑婆世界,短暫幻滅的生命
而竟然不願意往生極樂淨土受無量壽命的快樂這是第四個令人感到疑惑不解的地方

如果能夠位居不退轉之地,證得無生法忍的果地,雖然在欲望誘惑的境界也沒有欲望之心,居住在塵垢之中而不為塵垢染著,有這樣的能力,才能興起無緣大慈,運行同體大悲,迴入娑婆塵勞,和五濁惡世的眾生同事共處而隨緣度化。如果是那些對佛法稍有淺薄見聞、有一點簡單的智慧,或者稍微與少許的善法相應,便自稱永遠跳出四生的流轉,高昇超入十地菩薩的境界,便詆毀呵斥極樂淨土,而卻耽戀沈溺在娑婆五欲的世界之中。等到死亡時閉起雙眼,毫無所得的空自歸去,然後宛轉流浪於六道之中,與牛、馬等畜生並肩而臥,或者漸漸地步入地獄。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根器的人,卻想要自比於大乘權巧示現的大菩薩,這是第五個令人感到疑惑不解的地方。

因此經典說:『應當發願,願生彼國。』那麼如果不相信諸佛真心誠意的勸誡言語,不願意往生西方極樂淨土,這豈不是迷惑顛倒嗎?如果能相信諸佛誠實之言而求生淨土,則三界的繫縛不能拘束,世界的成住壞空也不能傷害,永辭人間的八苦,沒有天上的五衰。極樂世界尚無惡道之名,何況有實。阿彌陀佛只有開示一乘究竟之義理,決定沒有三乘的教法。歸依自性一體三寶,剎那之間遍至十方奉事如來,一旦親蒙佛光照觸身體,萬千的塵惑自然暗暗地消亡。

在極樂世界裡,以如來的法味資養心神,六種神通頓時具足。三十七品助道妙法,應念之間都能圓滿成就。三十二種隨類應化身,周遍十方剎土度化一切眾生,周遊旋繞於六道眾生之間,普遍地教化各種根機的有情。不動一個心念,而遍行種種三昧妙用,遍灑正定之水於三千大千世界,引導眾生出離三界火宅,自利利他,皆悉圓滿。因此唯心淨土,自性彌陀,實在是解脫的要門,乃是修行的捷徑。所以,凡是了義的大乘佛法,無不指歸淨土。無論以往的賢哲乃至將來的聖人,自己和他人都要發願往生,這是因為凡是要度化別人,先必須要能夠自度的緣故。

嗚呼!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只要一失人身,恐怕就要萬劫深深地懊悔。因此今日我率領大海眾,各念阿彌陀佛,百聲千聲,乃至萬聲,迴向所有一同修習淨土法門殊勝因緣的眾生,願生彼國極樂世界。並私自地期望蓮池勝會,在黃金為地的淨土中宣揚張明佛法的佛菩薩眾,能以清淨的光明照耀資助我們,使我們必定達到往生淨土的願望。如此順水行舟,再加上船槳划行之功業,即使是十萬億國土之遙遠,也不必再多作無益的勞苦,就可以輕易地達到。」宗賾有一天夢到一位戴著黑色頭巾的白衣居士,風姿相貌清新美妙,約三十歲左右,拱手作揖向宗賾說:「我想要加入蓮華勝會,請幫我書寫一名席位。」

宗賾因此取出蓮會的名錄,問說:「請問是何姓名?」回答:「普慧。」宗賾幫他書寫入會後,這名白衣又說:「我的家兄也請求書寫一個名位。」宗賾問:「令兄何名?」答說:「普賢。」才一說完,就隱沒不見了。等到宗賾夢醒之後,告訴諸位長老大德說:「《華嚴經》(離世間品),有普賢、普慧二大菩薩,輔助宏揚佛法,我今日建立蓮華勝會,一同期願往生西方,感得兩位大士暗地相助,因此決定就以此二大菩薩為蓮華勝會的會首。」於是遠近的眾生都嚮往而受教化。(蓮宗寶鑑。樂邦文類)





宋 元淨


元淨。字無象,俗姓徐,杭州於潛人(浙江臨安縣),十歲時出家。年紀稍長時,親近學習於慈雲遵式大師。慈雲往生後,又奉事明智法師為師,聽聞明智講解止觀的義理之後,悟入了第一義諦。元淨應太守呂臻的邀請,住持大悲閣,賜號為『辯才』。後來遷移主持上天竺寺,不久就退隱於終南山的龍井寺。當時的賢者如蘇軾、趙抃之輩,都很仰慕元淨的崇高德行和氣度風範,屢次地表示稱揚讚歎。後來又接掌靈山寺慈雲遵式的講席,說法不斷日夜無間。

元淨平日時常精修淨土法門,從來不曾稍微停止休息。曾燃指供佛,總共有左手三指右手二指,曾經祈禱觀音大士放光,光明隨即出現。有一天,和僧人熙仲一起用齋時,熙仲看見元淨的眉毛之間有光芒如同螢火,於是用手捉取,得舍利子數粒,後來常常有人在他睡臥的地方撿到舍利子。

元淨將要示寂時,進入方圓庵靜坐,謝絕賓客,停止飲食,告訴僧人道潛說:「我淨土的功業已經成就了,七日之後無有障礙,我往生的願望就可以達到了!」等到第七天,說出偈頌開示大眾,然後右脅臥而往生,時年八十一歲,當時為北宋哲宗元祐六年(西元一○九一年)九月的最後一天。(佛祖統紀。樂邦文類)





宋 從雅


從雅,浙江錢塘人,最初跟隨海月辯法師,學習天台止觀,後來又入終南山天王院,誦《法華經》五藏(即二萬五千二百四十卷),《金剛般若經》四藏(即二萬零一百九十二卷),《阿彌陀經》十藏(即五萬零四百八十卷),禮拜舍利塔一千遍,釋迦牟尼佛三十萬拜,阿彌陀佛一百萬拜,佛號五千萬聲,禮拜《法華經》一字三拜者有三次。一心期願往生淨土,一生之中坐不背西。安徽無為縣的楊傑,著述極樂世界讚三十首來贈送給他。從雅為了要發起眾人的信心,因而在淨住寺畫九品三輩往生圖,並且刻楊傑的稱讚淨土詩於石碑上,有人向朝廷上奏從雅的高尚道行,於是賜號為『法寶』。有一天,毫無疾病,面向西方趺坐而往生,此時天樂鳴空,室內有異香。(佛祖統紀)





宋 可久、勳公、徐道姑、孫十二郎


可久。不清楚他的出身,居住在明州(浙江寧波市)。時常持誦《法華經》,願生西方極樂淨土,人們號稱他為『久法華』。北宋哲宗元祐八年(西元一○九三年),年八十一歲,坐著往生,過了三天,又醒過來告訴別人說:「我已經遊歷了極樂淨土,見到種種的殊勝境界,都與經典記載的完全相符契合。凡是在此娑婆世界修行淨業的人,在極樂世界蓮華臺上,都已經標示了姓名。我看到標金臺的,一個是四川成都廣教院的勳公,一個是明州的孫十二郎,一個是可久。標銀臺的,一個是明州的徐道姑。」說完,又坐化往生。五年後,徐道姑命終,異香滿室。十二年後,孫十二郎往生,天樂盈空。可久所說的話都應驗了。(淨土文)





宋 擇瑛


擇瑛。俗姓俞,嚴州(浙江)桐江人,出家於杭州的壽寧寺,北宋神宗熙寧年間(西元一○六八~一○七七年),參學於神悟處謙法師,深深悟入止觀的法門。曾經因為閱讀《不二門論》、《金剛錍論》,而不睡不眠達幾個月。當湖(浙江平湖縣東門外)地方的魯姓人氏,建立一座寺院來迎請擇瑛住持,於是在當湖一帶大大地廣施佛法。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又遨遊於杭州、秀水、蘇州、太湖之間。曾經作往生淨土十願文:「願我永離三惡道,願我速斷貪瞋癡,願我常聞佛法僧,願我勤修戒定慧,願我恆隨諸佛學,願我不退菩提心,願我速見阿彌陀,願我決定生安養,願我分身遍塵剎,願我廣度諸眾生。」哲宗元符二年(西元一○九九年)春天,於杭州的祥符寺得疾。有一天,突然振奮起身倚靠著小桌子而面向西方,誦《阿彌陀經》,誦到卷終即往生。(樂邦文類。佛祖統紀)





宋 宗本


宗本。字無(吉+吉),俗姓管,江蘇常州無錫人。出家後,參學於天衣義懷禪師,精進念佛而有省悟。後來居住在杭州的淨慈寺。有一年大旱災,湖泊井水都枯竭了,寺院的西邊忽然湧出甘泉,並得到一條金鰻魚,於是就在當地把它挖深為井。寺院僧眾有千餘人,就賴這口井水來汲取飲水度過乾旱。

當時有一個張氏婦人,死了女兒,有一天晚上,她夢見女兒變成一條蛇。張氏醒來之後,在棺木下看到一條蛇,於是把牠捉到宗本的寺院來,宗本即為蛇說法。過不久,又有一隻黑色的蟬,盤旋飛翔在棺木上方,而原本那條蛇則不知去向了。張氏祝禱說:「如果你是我的女兒,可以進入籠中,我再把你送到淨慈寺去找師父。」說完,果然如她祈禱的,那隻黑蟬自動飛入籠中,於是宗本又再次為牠說法。當天晚上,張氏的女兒托夢說:「我的蛇和蟬兩種報身都解脫了!」母親問說:「生死輪這件事,我現在相信這是實在有的,但是怎麼樣才可以免除呢?」女兒答:「六道四生的眾生,就如同井上的轉輪一樣不停轉動,沒有一個人可以免除,只有修習出世間法,才可以解脫,你何不去問淨慈寺的住持和尚呢?」宗本一生修行明顯感應的教化,大類都是如此殊勝的。

宗本曾奉詔入主開封的慧林寺,應皇帝的召請來問答佛法,都能符合皇帝的心意,因此賜號『圓照禪師』。宗本平時密修淨土法門,當時雷峰寺的才法師,曾經神遊淨土,看到一座宮殿殊勝美麗,其中有人說:「這是等待淨慈寺宗本法師的。」又有資福寺的曦公,到慧林寺,頂禮宗本之後,供養金子然後離去。有人問他是何緣故?曦公說:「我在定中看到一朵金色蓮華,有人說是等待慧林寺的宗本公,其他還有蓮華無數,說是等待那些被他度化的人。另外還有一些枯萎的蓮華,則是那些退心懈怠者的。」

宗本晚年居住於蘇州的靈巖寺。哲宗元符年間(西元一○九八~一一○○年),將要往生之前,即沐浴更衣然後睡臥著。弟子們環繞擁護,請他開示偈頌,宗本仔細地看一看徒弟們說:「愚癡的孩子!我平常尚且都懶得作偈,今日要作什麼偈?平時要臥便臥,今日又何必特地坐著往生呢!」因此向徒弟要筆來書寫後事,交給弟子守榮,然後丟下筆而往生,好像熟睡了一樣。(佛祖統紀。蘇州府志)





宋 有嚴


有嚴。俗姓胡,台州臨海人(浙江臨海鎮),六歲時,歸依靈鷲寺的從法師。十四歲受具足戒,前往東山承天寺,學法於神照本如法師,契悟一心三觀之旨,並修習法華三昧。接著住持赤城寺。北宋哲宗紹聖年間(西元一○九四~一○九七年),隱居於過去所居住山林東邊的山峰,築茅篷於樝木之旁,因此自號為『樝庵』。一生嚴格護持戒律威儀,除了一個缽之外,沒有任何絲毫的積蓄,所修的三昧,常常現出祥瑞的感應。有嚴一生專門修習淨土法門,而他的論作著述,多激勵勸發大眾往生淨土。

有人問:「生欲界天者,以十善業為因。生色界天者,以禪定為因。往生淨土者,必須修習無生的不可思議妙觀,才可以得生淨土。而現今學佛修行的人,大都不明佛教的義理宗旨。那麼,說生天難而生淨土容易,又有誰相信呢?」

有嚴回答曰:「佛法沒有難易的分別,難易在於人。所謂難者,是因為生起懷疑之情,那麼雖然近在咫尺也如同萬里那麼遙遠。說他容易,是因為有信心,那麼即使萬里之遙則如同近在咫尺。至於所說的無生不可思議妙觀而往生者,這乃是上品往生的一門,然而不可以開闢一門,而阻塞多門。《安樂集》說:凡是往生淨土者有兩種,一種是有相心,即著淨土之相而生起欣樂嚮往的心。第二種無相心,即是與真如理體觀照相應的菩提心。但是如果就現今之世來說,中下鈍根的眾生居多,愚痴昏迷業障深重,如果只待真如理體的觀照相應才能往生,那麼能夠以此觀門得利往生的人就很少了。

原本佛陀慈悲接引眾生,方便有多門。有定善、散善兩種善,又有佛力、法力之分。有從事修福,而假藉願力回向的,也有臨命終遭遇劇烈恐怖,而依賴求救的。如是等種種類型,有百千萬數各不相同,但是只要藉著其中的一種方法,必定可以往生淨土。

『定善』者,修心修定作不可思議妙觀,如首楞嚴大定,就是定善。『散善』者,如《無量壽經》十念念佛,也可以往生,這就是散善。『佛力』者,仗著阿彌陀佛大悲願力為增上緣,慈悲攝取念佛的眾生,眾生仰承阿彌陀佛的願力,即得往生極樂淨土。譬如無力的凡夫,跟隨著轉輪聖王,一日一夜的時間,就可以周遊歷四天下,這並非他的自力,而是轉輪王的助力也。『法力』者,例如佛告訴蓮華明王菩薩,令他誦灌頂神咒,加持土沙,散在亡者的屍體,或亡者的墳墓。而彼亡者,或者已經墮在地獄、惡鬼、畜生之中,仰承著灌頂真言,而得往生極樂國土,這就是法力。

『從事修福而藉著願力回向』者,如慈心不殺,具足種種戒律善行,受持祕密神咒,讀誦大乘經典,以這些種種的福德善業,回向莊嚴淨土,成就淨土的因行,而得往生極樂世界,這就是修福向。『臨終恐懼而求救』者,臨命終時,地獄的火車相現,由於念佛的心力強烈故,地獄的猛火即時化為極樂世界的清涼微風。如僧人雄俊,及居士張鍾馗,一稱佛號,俱生淨土,這就是臨終求救者。是故經典說:『諸多小行菩薩,以及修小功德者,不可稱量計數者,皆當往生。』佛說易往,而你卻說難生。我們寧可隨順佛陀的教化說容易往生,以廣開眾人解脫之門,而不要因為我執昏迷而說難以往生,阻擋他人菩提之路。」

北宋徽宗建中靖國元年(西元一一○一年)孟夏四月,有一天,天神下降在半空中說:「法師淨土的功業已經完成了。」又夢見淨土蓮池中的大蓮華,和種種的天樂圍繞合鳴。因此作自我餞別詩開示大眾。七日後,跏趺正坐而往生。(佛祖統紀。樂邦文類)





宋 妙生


妙生。浙江會稽人,修習律學,精進修行淨土法門的功業。與大通善本禪師,居住在杭州潮山的象塢寺,共同闡揚淨土法門。有一天晚上,正好有弟子諷誦《阿彌陀經》,於是在床榻上端身正坐,焚香合掌,灑脫地往生。(佛祖統紀)





宋 曇異


曇異。俗姓杜,餘姚人(浙江紹興)。北宋仁宗皇祐年間(西元一○四九~一○五三年)得度出家,學習教觀於天竺寺的明智法師,後來成為雷峰廣慈法師的入室弟子。勤勉不懈地詢問求教,二十年間毫無厭倦之心。學成之後回到故鄉,講經於過去居住的山林寺院,精進專修淨土法門,持誦《法華經》達五千部,(普賢行願品)及《阿彌陀經》各一萬卷。

北宋徽宗崇寧元年(西元一一○二年)秋天,突然生病。集合大眾開示說:「我往生淨土的時間已經到了,我將乘坐金色蓮臺,隨阿彌陀佛往生西方去了。」接著就洗澡沐浴,然後端身正坐,結起手印而往生。火化之後,舌根不壞而且充滿舍利子,如同念珠一樣地相連貫著
。(佛祖統紀)





宋 善本


善本。俗姓董,河南開封人,母親無子,向佛祈禱而生善本。等到年紀稍長,考試《華嚴經》而得度出家,為圓照宗本法師的弟子,當時人號稱他們為大本、小本,奉詔住在京城的法雲寺,皇上賜號為『大通』。後來回到杭州的象塢寺,閉門隱居與世隔絕,專修淨土法門。有一位僧人在禪定中,看到他的方丈室內有阿彌陀佛示現金色身。徽宗大觀三年(西元一一○九年)十二月甲子日,彎曲三個指頭,告訴弟子說:「只有三日在。」等到三天期限一到,即跏趺正坐面向西方而往生。(佛祖通載。佛祖統紀)





宋 宗坦


宗坦。俗姓申,潞州(山西長治縣)黎城人。年十六歲,落髮出家受具足戒。年少就通達佛教義理,年紀稍大即到處遍訪名師,如此將近五十年的時間,因此名聲廣播於講席之間。晚年在唐州、鄧州、汝州、潁州之間,講淨土法門的《觀無量壽佛經》,勸人念佛,求生極樂世界。聽者眾多如雲集一般,凡是聽聞的人,都能恭敬稟受淨土法門。後來在唐州(山西臨汾縣)的青臺鎮,發願求生極樂世界,執持名號憶念觀想,從來不曾暫時遺忘。

北宋徽宗政和四年(西元一一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夢中見到阿彌陀佛跟他說:「你說法的時間只剩下六日了,你將會往生西方淨土。」宗坦夢醒之後即告訴大眾。第二天,仍然不斷講經開示。到了五月四日的後半夜,自知往生的時候到了,即鳴鐘集合大眾,告訴大眾說:「因緣生滅、聚散合離,都有一定的時節,而極樂淨土這樣殊勝的因緣,怎麼可以讓他白白錯過呢?願大眾一起念佛,助我往生。」又說:「享年七十六,四大分離處,淨土禮彌陀,永超三界苦。」說完之後,即坐著往生,此時滿室充滿雷聲,白雲布於虛空當中,覆蓋了整個大地,從西方緩緩飄過來,經過三日之後才消散。(蓮宗寶鑑)





宋 中立


中立。俗姓陳,浙江明州鄞縣人,九歲時,出家於甬東(浙江舟山島)的棲心寺。凡是受持過的經卷,都過目不忘。北宋英宗治平年間(西元一○六四~一○六七年),考試經典而得剃度出家。最初依止廣智法師,學習天台宗的教觀。等到神智法師繼承主持南湖寺的時候,又依止神智法師。神智座下有兩百多人,沒有一個勝過中立法師的。神智辭去寺院的事務之後,中立繼承他住持的席位。

中立平日常常以淨土法門開示誘導眾生,並命令他的徒弟介然,創建十六觀堂,以招攬有心修習淨土的人士。不久之後即辭去住持的事務。稍後又重新興復寶雲寺,然後退居於白雲庵。每日宣講止觀法門,一生的著作很多。應眾人的邀請,再次出來主持南湖寺,升座說法,廣泛地為無盡的眾生開導修行的門路。前後誦《維摩詰經》、《金光明經》數十部,誦《法華經》超過一萬部。凡是為人祈願消災,常常都有感應靈驗。徽宗政和五年(西元一一一五年)四月辛亥日的晚上,忽然告訴弟子法維說:「你聞到異香了嗎?」接著集合大眾,含著笑容說:「我往生的時候到了。」然後即面向西方而往生。(佛祖統紀)





宋 元照


元照。字湛然,俗姓唐,浙江餘杭人,起初依止東藏慧鑑律師,專門學習戒律。接著跟隨神悟處謙法師,學習講論天台宗的教觀,處謙勉勵他以究竟明了《法華經》的義理為根本要務。後來又從廣慈慧才法師受菩薩戒,受戒時戒光顯露,因此廣博地研究南山宗的律學。元照平日執持錫杖帶著衣缽,乞食於市集之間。晚年主持靈芝寺三十年,其間傳戒度僧,達到六十次之多。一生一世堅定心意於往生極樂淨土,常常說:「生時宏傳戒律儀範,死後歸於極樂安養,我平生所得,只有此二法門而已。」曾經收集淨業禮懺儀軌,自己作序說:

「元照自從受戒下戒壇以來,便知道應當要勤學戒律,但是天性平庸無德無才,行為又不像師長一般的賢能。後來遇到天台的神悟處謙法師,苦口婆心提攜教誨,才知道要改變過去的行為,深心探求祖師的教法,同時也要廣博地研究佛法大乘。於是發大誓願,願意常常生於娑婆穢土五濁惡世,作世間的大導師,提拔誘導眾生,令一切眾生入於佛道。

稍後又見到《高僧傳》的慧布法師說:『西方國土雖然清淨,但不是我所願求的。假使十二劫在淨土蓮華中受樂,何如在娑婆世界三途極苦之處救度眾生。』由於看到這個說法,更加堅持自己的見解,雖然經歷了許多的年歲,但是對於淨土法門,毫無歸依趨向的心念。見到別人修習淨土法門,反而又升起輕視毀謗的行為。

後來由於遭受重病,色身體力瘦弱疲憊,心志神識茫然昏迷,根本就不知自己心念的去向。等到病情康復之後,才突然覺悟自己以前的過失,因此悲泣感傷,內心深深地自我苛責。心中的志願雖然廣大,但是自己的能力還不足以堪任。所以再一次地披讀天台智者大師的《淨土十疑論》,論中說:『初發心的菩薩,在尚未證得無生法忍之前,必定要常不離佛。』,又引《大智度論》說:『具有煩惱纏縛的凡夫,雖然有大悲心,發願生於濁惡的世間,救度苦難眾生,但這是沒有益處的。譬如嬰兒,不能離開父母,又如只有柔弱羽毛的幼鳥,只能從這根樹枝跳到那根樹枝,尚不能振翅高飛。』

看完《十疑論》之後,從此全部放棄生平所學的東西,專門追尋探究淨土法門的教理,二十多年來,未曾暫時休息放棄。詳細地研究淨土的義理教法,周詳完備地披讀古今的著作,因此頓時消解了一切的疑問,愈加深信淨土法門的殊勝不可思議。

又看到善導大師所分析的專雜二種修行,如果專修念佛,百人修行則百人往生,若是混雜修行,萬千人難得一二人往生。一般凡夫眾生心識妄動散亂,修習觀想是很難成就的。但是如果一心一意專持四字佛號,不但容易執持,而且仰仗彌陀大願,必定可以往生淨土。生生世世以來捨父逃走,今天才知道要歸命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因此今日以我所修行的念佛法門,輾轉相傳教化引導眾生,就算盡未來際無量無邊的讚歎宣揚,也無法窮盡此淨土法門的廣大殊勝。

雖然方便有多門,但都是以深信而得入門。如同大勢至菩薩,以憶佛念佛的心,明心見性證悟圓通,入三摩地。於是我再次地自我思惟,反省我以前所造的無量罪業,不但不信淨土法門,而且還誹謗佛法毀損他人。業因既然已經造下,苦果必然將會來到。我內心懷著慚愧羞恥,日夜之間戒慎恐懼。於是親自對著諸佛聖像前,吐露內心的音聲,五體投地至誠懇切地懺悔。因此發起大願,普遍地攝受一切眾生,一同修行念佛法門,期望大家全部都能往生淨土。

為了能夠恆常地精進修習,必須建立禮儀軌則,所以就收集了諸多典籍文章,而編輯完成了這個禮懺儀軌。從頭到尾,依次排列十門,都是依照聖人所說的經典,皆是依循古有的儀式。事項上遵從簡單扼要的原則,而內在的佛法則是要求精純專一,後來賢者披讀閱覽時,希望能夠知道我的心意。」

元照又著述《觀無量壽佛經》和《阿彌陀經》的義疏。其餘的著述累計有數百卷之多。北宋徽宗政和六年(西元一一一六年)秋天,命令弟子諷誦《觀無量壽佛經》,以及(普賢行願品),然後跏趺端坐而往生,當時西湖的漁夫們
都聽到空中有天樂聲。(樂邦文類佛祖統紀西湖高僧事略)





宋 法宗


法宗。俗姓顏,浙江錢塘人,十歲出家,依止廣慈慧才法師,專精研究天台教觀。十九歲,追隨廣慧初法師,虔誠奉侍十年之久。後來又回來隨侍廣慈法師。法宗依照止觀法門,修習大悲三昧,如是連續不斷地修持達九年之久。凡是有所祈禱請求,都獲得靈異的感應。

法宗曾經參與天竺寺的光明懺法會,到了第五日,在禪定觀想之中,忽然看到慈雲遵式大師,以及侍奉的僧人數十位。法宗問訊作禮說:「昔日和我一同修行的人,都往生淨土了嗎?」慈雲遵式回答說:「元照已經往生了,擇瑛法師還想要在五濁惡世宏揚經法,而你應當要精勤修行,以成就你自己的本願。」

法會結束後,法宗又回到常住(即廣慈法師宏經的寺院),建立淨土道場,雕刻西方三聖像,燃五根手指供佛。每個月集合四十八人,一同修行淨土法門。當時的名官賢士,多參預他的盛會。北宋徽宗政和七年(西元一一一七年)春天,稍有疾病,夢見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及清淨聖眾,垂手接引,過了三天後,沐浴更衣漱口,然後寂靜地往生。(佛祖統紀)





宋 了然、與咸、有空


了然。俗姓薛,浙江臨海人,母親憂愁沒有子嗣,於是到寺院的佛菩薩前祈禱。回家後,夢見一位僧人,給她一朵蓮華,命令她吞食下去,並且說:「你生的孩子,將來必定出家。」不久之後,就生了了然。等到年紀稍大,即讓他剃度出家。十六歲受具足戒。追隨安國惠法師,學習天台教觀,慧解的能力頓時獲得啟發。

有一天夜裡,夢見自己航行在大海之中,見到觀世音菩薩,坐在山上的竹林之間,於是說了一百個偈頌來讚歎觀世音菩薩,醒了之後還記得其中的一半,從此以後突然辯才無礙。後來居住在白蓮寺,講說天台的教觀。二十多年之間,每日只吃一餐,時常夜裡靜坐到天亮。

臨命終前,有一天晚上,夢見兩條天龍遊戲於虛空之中,其中一條化作神人,從空中降下來,在衣袖裡拿出書簡說:「法師七日當行。」夢醒以後,即鳴鼓集眾而說法,並囑咐後事,然後大字地書寫道:「因念佛力,得生極樂。凡汝諸人,可不自勉。」隨即沐浴更衣,與大眾同聲誦《阿彌陀經》,誦到『西方世界』時,突然往生。大眾都聽到天樂充滿了虛空,祥瑞的光明照耀在天地間。了然的弟子當中有名為與咸、有空的兩個人,都是修習淨土法門,也同樣念佛而坐化往生。(佛祖統紀。明高僧傳)





宋 智仙


智仙。俗姓李,仙居人(浙江永安縣),從小就不好樂於世俗的生活。出家後,遊學到天竺寺,在首座和尚明義法師座下悟得一心三觀的要旨。回到故鄉後,依止白蓮惠法師,聽講學習止觀法門,於其中大有啟發體悟,最後繼承惠法師的講席。智仙一生當中,平日所思惟繫念的,只有西方極樂淨土。

有人對他說:「在法華三昧中,一土即一切土,一身即是一切身,一佛即同一切佛,何不依循止觀法門修習法華三昧,而卻沾沾自喜於往生淨土呢?」智仙回答說:「荊溪湛然大師說:《法華經》(分別功德品)中,直觀此土,當下即四土具足;故此佛身,即是法身、報身、化身三佛身;此大眾即是十方法界一切大眾。但是,凡夫以煩惱無明未斷的緣故,仍須修行往生同居淨土。」

問的人又說:「同居淨土的種類很多,何必一定要往生極樂世界?」智仙答:「這是由於一切的經教論著,多稱讚往生淨土的緣故,宿世的因緣比較深厚的緣故,為令一心專注不散亂故,以及阿彌陀佛的願力,和諸佛護念攝受的緣故。」

智仙居住在白蓮寺,講經弘道十三年,每日向西禮拜稱念阿彌陀佛,未曾稍有間斷懈怠。有一天稍微感到疾病,即謝絕一切的外緣人事。返回寺院,把床舖改成西向,設置阿彌陀佛聖像,請觀堂的修行大眾誦《阿彌陀經》,經卷尚未終了即坐化往生。相鄰的能仁寺僧眾,都聽到念佛的音聲浩瀚沸騰於天際,仙樂盈滿耳邊。到了第二天天亮,才知道是智仙往生了。(佛祖統紀)





宋 智深


智深。俗姓沈,嘉禾人(福建建陽縣),最初依止海月辯法師,學習天台教觀。學成之後,回到嘉禾的崇福西寺,建立光明期懺會,二十年如一日。智深精進修行的道業,傳聞到了皇上耳邊,因此賜號『慈行』。智深平日專志淨土,勸導眾人稱念阿彌陀佛的名號,凡是遵從他教化的人,往往都得到明顯的感應。

北宋徽宗政和五年(西元一一一五年)六月,得疾病,有訪客來,仍然像平常一樣地接待談論。客人才一出去,就坐化往生了。往生的當時,人們都看到紫色的雲彩,向西方飄去,然後漸漸消失。火化那一天,陣陣異香濃郁襲人,火化後得舍利子無數。(佛祖統紀)





宋 思照


思照。俗姓陽,浙江錢塘人。十四歲,追隨淨住寺的從雅法師,在南屏山(浙江杭縣西南)聽聞學習《方等》、《法華》等經。又往東掖山參訪神悟處謙法師,於佛法深義大有契入。曾刺血書寫《法華經》,並一字一禮拜,如是修行有十次之多。誦《觀無量壽佛經》五藏(二五二四○卷),《阿彌陀經》十藏(五○四八○卷),《法華經》一千部,禮拜《華嚴》、《梵網》、淨土七經等,共有二百七十卷。

思照一生專修念佛三昧,建築一間小庵名為『德雲』,並刻建西方三聖像。每夜四更(清晨一~三點)即起來念佛,懈怠的比丘,聽到他的念佛聲都動容慚愧。又在每個月二十三日,率領僧俗二眾繫念西方三聖,共修的常常有千人之多,如此每月不斷,總共達三十年之久。

有一天,突然告訴他的徒弟說:「我夜裡夢見佛的金色身,高一丈六尺,這是我往生的前兆啊!」從此每日請七位比丘助念,到第七天晚上,突然起身合掌,高聲地念佛,然後跏趺坐結手印而往生,當時是北宋徽宗宣和元年(西元一一一九年)的春天。火化後,牙齒潔白明亮,像玉石一樣地美麗。(佛祖統紀)





宋 若愚、則章


若愚。俗姓馬,浙江海鹽人。學習佛法於辯才元淨法師,居住在終南山龍井寺有很久一段時間。後來於湖州的仙潭,營造房舍,接待供養僧眾。建立無量壽佛閣,勸導僧俗大眾念佛,前來修行的大眾往往有數百人之多。前後三十年之間,凡是參與法會的諸位賢者,在臨命終時,多有祥瑞的感應,有人上奏若愚的崇高道行,皇上因此賜號為『法鑑』

當時有一個名為釋則章的僧人,與若愚為友,一同修習淨土法門。則章往生後,若愚夢見神人告訴他說:「你的同學則章,證得普賢行願三昧,已經往生西方淨土,他正在極樂世界等待你。」若愚因此沐浴更衣,命令大眾一同誦《觀無量壽佛經》,自己則端身正坐靜默地聽大眾誦經。誦完之後,忽然說:「淨土已經現前,我將要往生了。」因此急速地書寫偈頌,然後往生。其偈頌說:

「本自無家可得歸,雲邊有路許誰知,溪光搖落西山月,正是仙潭夢斷時(仙潭指若愚本人)」。又說:「空裡千花羅網,夢中七寶蓮池,蹋得西歸路穩,更無一點狐疑。」當時為北宋欽宗靖康元年(西元一一二六年)九月,時年七十二歲。火化後,得舍利子數百粒。(佛祖統紀)





宋 仲閔


仲閔。衢州人(浙江西安縣),受業學習於祥符寺,後來依止南文法師,以能言善辯著稱。北宋徽宗政和初年(西元一一一一年),回到故鄉,居住在浮石山,跟隨學習的人眾,突然聚集而來。他曾經說:「我座下弟子不及五百眾,不講大部經典。」因此他一生只講《金光明經》、(普門品)。等到將要入寂往生的那一天,集合大眾昇坐高堂,登師子座。才剛剛跏趺而坐,此時忽然見到銀臺從西方而來。仲閔說:「我平生解了第一義諦,願取金臺,今天何以不能如此!」然後閉目而往生。(佛祖統紀)





宋 介然


介然。明州鄞人(浙江鄞縣),受業學習於福泉山延壽寺,當時明智中立法師居住在南湖(浙江嘉興縣),介然於是追隨他學習天台教觀。北宋神宗元豐初年(西元一○七八年)開始專修淨土法門。三年期滿之後,告訴同修的人說:「念佛三昧,是往生極樂世界最重要的法門。」因此燃三根手指供佛,並發誓願建立十六觀堂,堂中設立西方三聖像,四周環繞著池塘蓮華。等到完工時,又燃三指,以報佛恩。

南宋高宗建炎四年(西元一一三○年)正月七日,金兵攻到了明州(浙江),寺院大眾都逃亡散去,只有介然不肯離開。後來金兵到了寺院,呵斥介然說:「難道你不怕死嗎?」介然說:「貧僧以一生的願力,建立這個觀堂,今天我已經老了,我不忍捨此離去,而只求自己的苟且生存。」金兵因此稱歎介然的義行,並告訴他說:「請你為我們到北地去,作十六觀堂,同時要以這樣的規格制度去建造。」然後強迫他向北方去。後來人們以他離開寺院那天為忌日,尊稱介然為『定慧尊者』,並立肖像於觀堂之側。(佛祖統紀)







 

作者: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纯净纯善 来源:淨土聖賢錄
  • 净空法师文集(www.jkfswj.org) © 2020 欢迎转载,功德无量!

  •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