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空法师文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无量寿经 >> 细讲无量寿经 >> 内容

大乘无量寿经  (第十一集)

时间:2012/3/9 12:57:55 点击:3225

大乘无量寿经  (第十一集)  1998/5/10  新加坡佛教居士林  档名:02-34-011
  请掀开经本第三面,倒数第四行。

  【咸共遵修普贤大士之德】

  今天是九八年的卫塞节,也正好是母亲节。昨天晚上我们参加传灯,非常希有,我也是第一次参加,我们大家都非常的欢喜。今天早晨我们在早餐之後,张居士写一个纸条给我,要我说说纪念卫塞节的意义,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我们应当怎样来做这个纪念。卫塞节是南洋纪念释迦牟尼佛诞生的日子,在中国传统是用农历的四月初八,南洋是用五月月圆的这一天。古时候做这个纪念,是在纪念三个大节日:世尊示现出生在世间,这是个大日子;第二是世尊成道的日子;第三是世尊入灭,这三个大的节日。我们试想,如果世尊不出现在这个世间,这个世间会像什麽样子?实实在在讲很难想像。唯有世尊出现、展示,现究竟圆满的智慧,为我们解决了许许多多疑难的问题,也帮助我们化解无数人为与自然的灾害,我们受佛的深恩,很少人能够知道。我们纪念庆典的这个日子,最重要的是要把世尊的恩德教诲,介绍给社会大众,使大家都能够知恩报恩。我们用什麽方式来报恩?也就是说,用什麽方式来纪念?唯有遵守世尊的教诲,依教奉行。我们自己真正得到幸福的人生,得到美满的家庭,每一个人都获得成功的事业,和睦的社会,富强的国家,和平的世界,这个纪念就有意义、就有价值。

  今年的今天,在新加坡这个地区,实实在在我们觉得无比的欢喜。新加坡由李木源居士全心全力在护持佛法,礼请法师们到这个地方来长期讲经,这个因缘是无比的殊胜。前两年发起办「培训班」,今年开始又办「华严班」,我们用这些来庆祝佛诞节,来庆祝母亲节,这个意义就不平凡,实实在在非常的希有。「李木源」这个名字,我看了一看也很妙,这个「李」拆开来是十八子,那要不是十八尊罗汉,那就是十八尊佛子,大概将来这个地方会出十八位菩萨,那就不得了,全世界都沾光。他的名字也很有意义,你看,木是十八,下面是愿,阿弥陀佛第十八愿最重要,十八愿是十念必生,所以这个名号的意义也是不可思议。在今天这个局面之下,他这个名号的意义突显出来了,使我们看到非常的清晰,非常的明确。

  普贤大士之德,就是一切诸佛如来修因证果圆满的大德。这种圆满的大德,在《华严经》上用十条,十大愿王来显示,愿愿都是无有穷尽,超越时间、超越空间,也就是愿愿都是尽虚空、遍法界,而且「一即一切,一切即一」,这才是普贤大士的十德。

  前面跟诸位介绍过「忏悔业障」。今天我们继续跟诸位介绍,第五愿「随喜功德」,这一条非常非常重要。首先,我们要明了「功德」是什麽?这个不可以含糊的。我们看到许多道场前面摆个箱子,上面写「功德箱」,以为什麽?钱放到里面就是功德。那是错了,没有功德。别说你捐这一点钱没功德,在过去梁武帝的时代,梁武帝是我们中国历史上,着名的虔诚的佛教徒,是我们佛门的大护法。他在任的时候造了四百八十座道场,我们今天讲寺院,规模都很大,鼓励人民出家。他看到出家人就很欢喜,鼓励大家出家,所以度众几十万人,他自己也感到骄傲,这值得骄傲,做了这麽大的功德,感到骄傲。正在这个时候,菩提达摩到中国来了,就是禅宗的祖师,达摩祖师。到中国来之後,听到中国的国王这样热心的护法,当然要来拜见,梁武帝也很高兴的接见从印度来的这一位高僧。来了之後,见面之後,梁武帝就向达摩祖师报告,他护法的功德、护法的成绩。报告完了之後,他向达摩祖师请教,他说:「我的功德大不大?」达摩祖师这个人很直,不懂人情世故,说了一句老实话,说:「并无功德。」这一句话说了,梁武帝受不了,梁武帝听了很不高兴,「并无功德」,所以梁武帝就不护他的法,搞得他无可奈何跑到少林寺去面壁九年,才等到一个慧可。

  达摩祖师说的话对不对?对,功德跟福德不一样。假如梁武帝要问他:「我的福德大不大?」那达摩祖师一定说:「甚大、甚大,你修的福报太大了。」福德跟功德是有差别的,功德是要自己修行。我们举个简单例子,持戒有功,你持戒的功是有功夫,你持戒有功夫,得定就是德。所以功是修因,德是证果,你得定了,这才叫功德。如果你的戒律持得很好、很严,但是不能得定,你没有得定,你持戒是福还不是功,你持戒没有功夫,你只能得福报。得定,因戒得定,这个戒律才叫有功夫。

  为什麽有些人持戒能得定,有些人持戒不能得定?这个里面就是如法跟不如法。如法的修学,有功;不如法的修学,没有功。这一点诸位同修,无论在家、出家都要明白,一定要守法。守法才相应,不守法就不相应,那哪里叫功夫?六祖惠能大师教人,特别教持戒的人,一再的嘱咐我们,「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你就有功夫了。我戒律持得很好,看到别人不持戒,生轻慢心,瞧不起他,自己贡高我慢。持戒,持戒後面得的什麽结果?得的贡高我慢。人家持戒是得定,从定开慧;他持戒,持出贡高我慢来了,这成什麽话,这哪里是功夫?

  但是那个持戒好不好?是好事情。那个持戒是福德,他修了三界、六道里面有漏福报。我跟诸位同修说,我不说人天福报,我说六道里的有漏福报,为什麽?不见得他的福报在人间享,这个我们要懂。他要是得不到人身,他得畜生身、得饿鬼身都享福。你看畜生当中,外国人养的宠物,福报可大了,我们怎麽能比得上人家。全家人都伺候牠,把牠当宝贝看待,牠是一家之主,我们比牠差多了,我们一个关心的人都没有,那个宠物畜生前世修的福。鬼道里面的福报也不小,我们在许多中国民俗里面所看到的,祭拜这些鬼神,居士林附近好像就有一个大伯公庙,那就是鬼道里面有福报的,有福报的鬼道,山神、土地、城隍,都是饿鬼道,他修的福,鬼道里面去享福。所以,佛告诉我们一定要修积功德,功德里面自然有福德,福德里面没有功德,还是功德好。

  功德怎麽个修法?我们这个经好。这个经确确实实是世尊四十九年所说第一经,《华严》还在其次,这个是真正第一经。经题上跟我们讲,「清净、平等、觉」。换句话说,我们的修学与清净、平等、觉相应,就是功德。我们持戒,戒当中得清净心、得平等心,你持戒就有功,清净心就是定。修定有功,开智慧就是德。修定要是不能开智慧,那个定也是福报。

  可是诸位要晓得,定的福跟戒的福不一样;定的福大得多了,戒的福有在三途享的,只有地狱道没有享福,饿鬼道、畜生道都有享福的,这是戒的福。定的福不在恶道,至少都在夜摩天以上。你修定,定中不能够开智慧,福报从夜摩天一直到非想非非想处天,那都是定的福报。修定得福报不是功德,修定要得功德的话,那开智慧,开智慧决定超越三界,永脱轮回,那是修定有功。所以,功德我们一定要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们看到人家修积功德,世间一般人起什麽念头?嫉妒。看到别人比我们好,心里就难过、就难受,想尽方法去障碍,甚至於还想方法去破坏,破坏修道人罪过就大了。还有一类,菩萨修积功德,菩萨示现在社会群众当中,男女老少,他所做的我们现在讲慈善事业。但是菩萨所做的慈善事业,跟我们世间人所做的慈善事业,这里面又要有一点差别,差别在哪里?诸位要细心去观察,你才能明了,菩萨修积做的慈善事业,最後一定帮助他破迷开悟,这就是做了功德。如果只是做慈善事业,没有教他破迷开悟,这是属於福德。

  为什麽对待众生,先要用慈善救济来帮助人?这是佛的四摄法,摄受众生的手段。佛在经上也明白的教给我们,「先以利欲勾,後令入佛智」,佛真慈悲到了极处。世间人你叫他来学佛,他摇头,他不来;你请他来吃饭,他很高兴,他马上就来了,吃完饭再叫他学佛,这比较容易了,为什麽?总受了恩惠,不听也不好意思,总不能说吃了饭就走。所以佛家用这种慈善,布施、爱语这些方法,同事、利行,都是摄受众生。然後给他说明宇宙人生的真相,说明我们自己跟自己生活环境的真相,真相明白之後,他就回头是岸。

  这种做法,如果着相的做,做的人还是修福。如果是离相,不执着,三轮体空,做这个工作的人,他是功德,这个是以利益众生功德。因戒得定,因定开慧,这是自己修学的功德。两种功德都会遭人嫉妒,都会遭人障碍。所以我们在修积的时候,要有高度的智慧,要有善巧方便,自己的姿势是愈低愈好。对待任何一个人,即使是批评我们的人,毁谤我们的人,障碍我们的人,破坏我们的人,我们也要以真诚、恭敬心对待他,让他慢慢的能受感动、能够觉悟、能够回头,把这些恶缘都转变成善缘,把恶的这些事都转变为真实的功德,这叫随喜。我们一定要从自己本身做起,做出一个好样子,才能够教化众生。

  所以我们今天,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弘扬佛法,我们有一个总题目,有一个总目标、总方向,就是「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我们很清楚、很明白,整个大乘佛法都离不开这两句。作师,师是表率,并不是说出家人称法师要作师,这是理所当然的,每一位在家的同修们,都要作师、作范。在我们现前本位的工作上,我们现前生活当中,要给社会大众做好样子,这就是作师、作范。诸佛菩萨是九法界一切众生最好的榜样、最好的模范,我们要懂这个意思。

  我在过去跟诸位同修说过,曾经有人问过我,现在的父母很难管教儿女,儿女不听话;学校里学生不听老师的话,老师教学很苦;在社会上员工不听老板的话,现在在全世界各个地区普遍都能够见到,这是一个社会严重的大问题。全世界许多有智慧、聪明的领导人,学术界里面,工商业界的企业家,宗教的领袖们,都在寻求解决这个社会问题的方法,到底毛病出在哪里?我在前年,在北京师范大学,看到学校里面题这八个字,它是「学为人师,身为世范」。我在学校里面时间不长,在接待会里面,我就说了这几句话,中国古圣先贤教导我们,「作亲、作君、作师」,所以我看到这八个字就联想到,儒家对我们的教诲,「作之君,作之亲,作之师」。我们不能够狭义的看这一句话,这一句话大概是孔子对於国家领导人的期望,与我们一般民众无关,那你就错了。儒、佛的教学是对一切众生的,不分阶级、不分男女、不分老少、不分行业,希望每一个人都知道「作君、作亲、作师」。

  君是什麽?是很好的领导人。很好的领导人具备什麽条件?仁慈。对被领导的这些人,要真诚的关怀他、真诚的爱护他、真诚的指导他,你是个好的领导人。同时,你要作之亲,以父母之心爱护被领导的人。中国古时候,地方政府的首长称之为父母官,意思不一样。现在作官的,民主时代叫什麽?公仆,仆人。作官是仆人,老百姓是主人;作官的是仆人,主仆的关系。仆人有时候会骗主人,不见得真正对你效忠、对你关怀。可是父母对爱子女那是没有条件的,所以我们还希望作官的是我们的父母,不要是我们家里的佣人,佣人不太可靠,还是父母比佣人可靠多了。所以,要作之亲,作父母的心,还要作老师的心,老师爱护学生。无论我们今天是什麽样的身分,我们是个很低级的员工,也要做到这三个条件,虽然没有职,没有职的地位,没有职位,要有这三种心去做影响力,影响我们自己的同僚、同事,影响我们的朋友,影响我们认识的人,然後扩大就能够影响社会,人人都能够发心「作亲、作师、作君」,这叫真正的随喜功德。那对人家的好处,功德利益之事,哪里会去障碍?不但不去障碍,反而会全心全力去赞助,没有力量赞助也会赞叹,这能影响社会的大众共襄盛举,给社会带来真实的利益。

  世间善恶事情太多太多了,佛为什麽特别提出「随喜功德」,实在讲这一条意义很深。佛知道一切众生的烦恼、习气是无量劫累积的,每个众生都有。什麽习气?贪、瞋、痴、慢,傲慢、嫉妒,与生带来的习气,不要人教的。你仔细去观察,你观察小孩、婴儿,还不会说话,几个月的婴儿不会说话,两个差不多大的婴儿放在一起,一个婴儿有糖吃,一个没有糖吃,那一个嫉妒心就起来了,谁教他,没人教他。随喜功德就是对治傲慢、嫉妒的,特别是对治嫉妒。嫉妒、傲慢是造罪业,极重的罪业,一念之间转出来,就变成无量的功德。一念之间,转过来就是功德,佛跟凡夫差别就在此地。众生就转不过来,随着烦恼流转生死六道;诸佛菩萨一念之间转过来了,成就无量无边的功德。所以,我们要学着会转,转得很快。转过来之後,人家修积多大的功德,你随喜的功德跟他一般大,决定没有差别。绝对不是说,这个人修积功德,他的功德大,我随喜的功德小,没这回事情,决定是一样大。人家修积真是很辛苦,你一随喜功德跟他一样大,你看你的便宜占了多少。

  你懂得这个道理,佛教给我们,我们可以把阿弥陀佛的功德转变成自己的功德。怎麽转法?依照这一部经修学就行了,佛在这个经上讲的,教给我们「受持、读诵、为人演说」,你只要把这三句话做到了,你就转阿弥陀佛无量劫当中的功德,变成自己的功德。我们在讲席当中常常讲,与阿弥陀佛同心、同愿、同德、同行,就把弥陀的功德转变成自己的功德,这才是世界第一等聪明人。我们要修成阿弥陀佛的功德,单靠自己,你要修到哪一劫?在我们这一生短短几十年当中,你只要懂得这个道理,懂得这个方法,几十年的修行,就是阿弥陀佛无量劫的修行,《华严》里面讲的「念劫圆融」,我们是真正可以做得到。所以,诸位不要轻易把这个机会放过,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这一生成就究竟圆满的功德。

  李木源居士建这个道场,请法师费了不少的力气,这是他的功德,我们今天到这里来随喜,他的圆满功德,我们全部得到。我们介绍几个亲戚朋友到这边来听经,你也就是利用这个道场,利用李木源居士这个机缘,你度了几个人作佛,你说你的功德大不大?真的度他作佛了,他这一生能不能依教修行,能不能往生,另外一桩事情,那个没有关系,只要到这个道场来,见到佛像,听到一两句经文,「一历耳根,永为道种」,金刚种子永远不坏,总有一天遇到缘起现行,他将来念佛往生作佛了,想想最初那个因,是某某人度我的。这就叫懂得怎麽样修随喜功德。

  更进一步的,第六愿佛教给我们「请转falun」。许许多多同修,都深深感觉到自己业障很重,灾难很多,没有一个人不想到,怎麽消业障?怎样能够免这些灾难?於是到佛门、到神庙烧香礼拜,祈求佛、神明保佑你。这真能求得到吗?我们要很冷静的去观察,几个人求到了?虽然求不到,求的人还是络绎不绝;甚至自己明明知道求不到,还是去求一下总比不求好,抱着侥幸的心理。佛给我们说了,佛讲的话没有妄语,「佛氏门中,有求必应」,这是真的,不是假的,有求必应。你看看,求作佛都能求得到,这是世出世间最难的了,作佛都能求得到,那其他的简直叫鸡毛蒜皮,算什麽!哪有一样求不到的?真的能求到。可是佛教给我们求,是教给我们如理如法的求,你才能得到,你这个求要合理合法;如果不合理、不合法,你决定求不到,哪有这个道理。什麽法?因果的法则,这是佛教导我们,你要修因,後面果报就现前了。

  我们这个讲演,听众不只在座的这些,肉眼看不见的太多太多了。我们不是讲这些鬼神,我们讲什麽?肉眼看不见的人。人在哪里?人在电视机前面,不晓得有多少。因为这个录像带都要拿到电视卫星里面去播放,所以他们电视台要求,我们这个画面要美一点,这个背景的画面,他们是跟我讲过很多很多次,要找什麽专家、艺术家画这些背景,我一想的时候,昨天我就想到这个问题,我说我们後面摆一些树木花草,那这个景不是太好了,比艺术家画的要好得多了。我今天上午就到卖花的店去看,选了几种这些树,我们这里有树,树表法的意思深,建树,树是建树、建立,树立道场,树立佛法,树立正确的人生宇宙观,这代表建树。有花,特别选新加坡的国花;有果,选的石榴,石榴好,子多,都表法。有树、有花、有果,这个後面挂着幅星星,我没想到,很好、很好。有佛、有经书,三宝具足,我们不必去花很多人情,托人家来给我们画背景。今天这个卖花的很难得,他每一个星期来换一次,我们跟他预约了五年,每一个星期来给我们换一次,他来照顾。这些树叶,冷气吹的时候还会动,比油画确确实实是好得多,很生动。所以,我们肉眼看不见的听众,不晓得有多少。在美国播放的时候,美国同修告诉我,收看的有联络、有通讯的,有两万多人,人数还不断的在增长。所以,电视台要求我们用最好的机器,最好的画面播出,我们样样都答应他,都希望做到这个标准。五楼现在在装修,五楼四面都做隔音,五楼的讲堂比这边更殊胜,下面是地板。李居士总是希望我们这个讲堂,每一个同修坐在这里两个小时是来享受的,让我们舒舒服服的在这个地方讨论佛法,来说《华严》。

  「请转falun」是消灾免难最殊胜的方法。做什麽样的功德来消灾免难,都不如请法师来讲经。演说佛法,第一吉祥,听的人生欢喜心、生觉悟心。觉悟,灾难才真正能够消除;不觉,就有灾难。业障、灾难从哪里来的?从迷惑颠倒来的,从我们错误的思想、错误的见解、错误的行为当中发生的。你要是把念头转过来,正知正见,我们无始劫的业障、灾难,都可以能够化解,所以,「请转falun」的功德就大了,意义就深了。如果我们一个人没有力量请法师来讲经,我们可以联合一些同修,我们集合力量大家一起来请,功德都是一样的,都是无比的殊胜。讲经说法影响愈大,功德也就愈大;影响得愈深,功德也愈深,这是不能不知道的。

  今天在我们这个社会,这是指全世界每一个地区、都市、乡镇,许许多多的人们,都把佛教看成宗教,这是一个很大的误会。我们今天跟大众,特别是初接触佛法的大众,首先要把这个错误的观念纠正过来,然後才能把佛法介绍给他,他知道怎麽去接受?怎麽去研究?怎麽样去学习?第一个把观念纠正过来,观念要不能纠正过来,那你一开头就错了,一错到底,这是我们不能不知道的。能够把大家误会转过来了,这是莫大的功德。我们一定要考虑影响力的深广。哪些地方产生大的影响力?佛门里面的道场,听众再多,影响力不够大。我们租借社会公共的会议场所,影响力就比寺院要大一层;如果能够在学校里面讲,高等学府着名的大学,这个影响力又深又广。乃至於好像我们在美国市议会、州议会,他们的大会堂里面,邀请我们来讲佛法,这个影响很广、很深。这是说场所的影响,面面我们都应当顾及到。

  所以「请转falun」,请法师讲经在什麽场所,预先都要想好,都要往影响深远之处去想。千万不要想到,在我的庙里讲,我的庙里讲功德大概是我的,到他的庙里讲功德是他的,不是我的,这样斤斤计较功德,功德都没有了。到哪里去?被你计较完了。一定要想到整体的功德,整个人类的功德,不要想自己,不要想自己一个小圈圈,你功德就大了。处处为整个佛法想,为一切众生想,我们心量就大。世尊特别在《华严》里面为我们显示,《大方广佛华严经》对象是谁?我们再隔一个星期就开始讲这部经,这个经不是对菩萨讲,虽然参与华严法会都是四十一位法身大士,换句话说,不是十法界里面的众生,十法界里面包括佛、菩萨,不是的。十法界里面的佛,如果以天台家的讲法是藏教的佛、通教的佛,没有出十法界,圆教、别教超越了。也不是为菩萨讲,也不是为声闻、缘觉讲,为谁?为凡夫、为众生,我们是凡夫、我们是众生,我们有分。可是这里头有个条件,它是讲为大心凡夫,条件在此地。意思就是说心量小的凡夫不行,要心量大的凡夫。心要大到什麽程度?当然最好跟佛一样大,佛的心量是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如果我们有这麽大的心量,《华严》一接触,圆满就得到了,真的是一丝毫的欠缺都没有。

  我们今天纪念释迦牟尼佛诞生以宣讲《华严》,这是无比的殊胜,这因缘非常非常的希有。《华严经》里面所说的是什麽?就是教我们凡夫,大心凡夫现前过诸佛菩萨的生活,过一个究竟圆满的生活。这是《无量寿经》讲的三种真实:「真实之际」、「住真实慧」、「惠以真实之利」,这三种真实现前就兑现,不是要等什麽时候,不需要。现在就兑现,现前就得到,这才是真实的利益。由此可知,请法师讲经就太重要太重要。今天社会因为大家不认识佛法、不了解佛法,以为许许多多这种经忏佛事,形式上就能够消灾免难,这是很大的误会。佛家这些经忏仪式有没有效果?有效果,不是没有效果。可是你要懂得它的意思才能收到效果,不懂它的意思,只是形式,收不到效果;依照形式去做,不行。譬如说禅宗,宗门过去这些祖师大德,他们用的手法高明,学人来参究,向老和尚请教,老和尚一句话都不说,伸出一个指头,这个人来一看的时候他就开悟、他就证果,这个法子很好、很高明。别人来问,我们伸个指头行不行?他开不开悟?不但不开悟,更迷惑颠倒,所以学不得,样子不行,他得看什麽人。所以从前他们的仪规有效,现在我们照这个仪规去做没效,不懂得它的意思。

  我们净宗在佛事仪规里面,我们只提倡早晚两堂功课、佛七跟三时系念佛事。这些东西我们都曾经做过详细的讲解,你真正明白之後,再照仪规去做就有意义。你不能不懂,外行不行。做三时系念,一定先把三时系念详细讲过一遍,拜梁皇忏,最好先把梁皇忏详细讲过一遍,凡是参加的都要很认真的来听,然後在仪式里面随文入观,就能收到好处。你对仪规一无所知,这不行,这是依样画葫芦,画得再像也不行,没有内容、没有内涵。所以一定要知道请法师讲经,这才是真正消业障,真正免除一切灾难的唯一方法。实在请不到法师讲经,还有个方法,念佛。真正找到几个志同道合,人数多少都没有关系,找一个假期,大家都有时间,找一个清净的场所,能够念上一天一夜、两天两夜,或者念上七天、十天,那个功德真正是无量无边,比什麽样的忏仪都有效果。不要以为这一句佛号很好念,好像没有什麽功德,你就看错了,你完全误会了,佛号功德不可思议。

  第七愿是「请佛住世」,这一条也非常重要。佛现在不在世间,所以我们只有塑造佛像来供养,象徵着佛法常住在世间。代佛说法这些法师大德,我们应当把他留在这个地方,长时期给我们讲经说法,我们才能够得到真实的利益。为什麽?诸位试想想,有几个人听一部经他就开悟?他就证果?没有。没有要怎麽办?天天听。实在讲我们今天的人福报比不上古时候,古时候在中国寺院丛林,每天讲经没有中断,寺院里头有讲堂。

  清凉大师当年在世讲《华严》,历史上有记载,可以说空前绝後,後来的人我看没有一个人有这个机会,他老人家一生讲五十遍,亲近清凉大师的人,如果有耐心在他会下听五十遍,哪有不成就的道理?一遍讲多久?至少是一年。听五十遍,你就是听了五十年,五十年天天薰习,哪有不开悟的道理?我们今天听经困难在哪里?一日暴之,十日寒之,就是每天在这里讲经,每天薰习也不过两个小时。二十四个小时,两个小时听经,还有二十二个小时打妄想,你说怎麽办?这哪能成就?中国古时候丛林法师讲经每天是八小时,一部《华严经》每天讲八个小时,一年讲圆满。我们是一天讲两个小时,四年,标准的时间四年讲圆满;一天八个小时,才一年讲圆满。清凉了不起,清凉活了一百多岁,人称华严菩萨,实在是不可思议。每天八小时讲经,另外在念佛堂念八个小时佛,他还有什麽时间打妄想,只好睡觉,没有时间打妄想。这种道场住上三年,比我们今天修行三十年都有效,我们今天说老实话,修行三十年不如人家在那个道场住一年,这就叫什麽?长期薰习,薰习的力量太大了。

  在民国初年,中国道场大概只剩一家,苏州灵岩山寺印光大师的念佛道场。他道场的特色没有讲经、没有法会、没有经忏佛事,长年佛七,一句佛号念到底。一天六枝香,一枝香一个半小时,六枝香九个小时。每天念九个小时的佛,日夜不间断,晚上是轮班。长年办精进佛七,他的精进佛七是七个七连在一起,十个七连在一起,加香,九枝香念佛。所以凡是在印祖念佛堂念过佛,在那边住过几年,这些人无论在家、出家,最後往生都有很好的瑞相。他那个念佛堂住过几年,真的叫没有白住。印祖往生之後,妙真、德森这些老法师继承印祖的规矩,还能维持一段时期,到抗战以後,道场也就衰微了。现在我们再想建立这个道场,机缘都不成熟,唯有这样的道场才能够成熟众生,真正能成就众生。所以建道场功德无量无边,要建一个真正修学的道场,道场真正有人在这里成佛;往生就是成佛,往生不退成佛,这个道场的功德就大,曾经有几个人在这里成佛去了。

  善知识对我们修学就特别重要,我们怎样把善知识留住在这边?真正学佛修行人,给诸位说,没有人情的,不谈人情的。你这边接待很好、礼遇很好,不见得能把他留住。用什麽方法能留住他?依教奉行。我们真想学、真想修,大家也能发真心,纵然找不到善友,佛菩萨也会化身到这儿来。为什麽?佛家常讲「佛氏门中,不舍一人」。那一个人是什麽人?真正想学、真正想修,真正想在这一生当中作佛,就是《华严》讲的大心凡夫,大心凡夫诸佛如来哪有不照顾的道理?一定照顾。问题是我们今天有没有发真心,这样才能够感动善知识常住在这个地区,让我们有机缘长时间的薰修,我们才能够得真实的利益。

  现代科技发达,实在说现在真正懂得护法的人太少了。真正懂得护法是菩萨,不是普通人,有大智慧、有大福报。现在真有个大智慧、大福报,不要建道场,建道场不起作用。应当建什麽?建卫星电视台。能够建一个卫星电视台,二十四小时不停止的讲经,让全世界的人都能够收到。他不必到道场来,在家里打开电视机,他要真正想学佛,一天听八个钟点经没有问题,他在电视机面前可以听;把佛法直接送到人家里头。平常培养一些法师,等於说组织成一个弘法团一样,有十几、二十个足够了。这些法师天天在录影室里头讲经做录像带,这个录像带拿到卫星电视里面去广播,这是高科技的大道场,要在这里建。不要建庙,花那麽多钱建个庙,把钱都埋在土里头很可惜,不起作用。今天要把这些钱用在有用的地方,一个就是培养法师在摄影棚里面录影,摄影棚里面的设备,比我们这里要好得太多了,人家是专业的。我们这是勉强达到他们所要求的水平,但是总比不上他们的专业。平常我们供养这些法师,让这些法师在物质生活上没有任何忧虑,能够把心安定下来研究大乘佛法,一部一部的讲把它录下来,将来就是一部活的《大藏经》,你说这多有意思!哪个地方众生喜欢听什麽经,我们就播放什麽样的经论。

  除了讲经说法之外,我们也帮助人念佛,二十四小时佛号不间断,最庄严的佛像显示在电视画面上,你看到阿弥陀佛,听到阿弥陀佛的佛号跟着去念,在家里面也能够打佛七,也能够做到一天八个小时听经,一天八个小时念佛,我们的福报跟古人就没有两样、没有差别。古人要费那麽大的劲去建道场,要建许许多多道场才能普度众生,我们今天用一个卫星电视就行了。这个电视台是专业的,不是买人家的频道,受人家时间限制,很麻烦。所以诸位如果真正有财力,有这种智慧,应当自己做一个专业,完全是佛教的卫星广播电台,向全世界播放。

  今天是佛出生的日子,希望佛出生的日子,我们今天没这个力量,这个想法构想也传递给每一位同修,大家都有这个念头,每个人常常念,这个事情就念成功了,心想事成。我们一个人想这个力量很薄弱,我们有这麽多人天天都在想,我想不到一年、两年,这个事情就成功了。为什麽?大家都在想。大家都在想,佛就得帮忙,李居士常常说,我们没有福报,阿弥陀佛有福报。我们一想,如果建立这麽一个大道场需要多少财力,想到财力我们就不敢再想,还是继续想,阿弥陀佛会送钱来,需要多少他就会送多少,一定会有成就。

  这是我们讲到「请佛住世」非常非常重要。现在世界由於交通的便捷,我们生活面的扩大,每一个地区都需要佛法,哪里有这麽多的法师各处去讲经说法?这是非常非常的艰难,所以利用高科技,少数的人也能够将佛法普及到全世界。再有机缘,能够再有一些翻译,把华语能够翻成全世界几种重要的语言,能够翻译出来对全球弘法,让大家都能够得到佛法殊胜的利益、真实的功德,这个意义价值就更深更广。所以现在利用科技来做,比过去反而更方便。我们今天缺乏的就是缺乏护法,没有人发心来护持,有人发心来护持,这个事情不难做到。

  翻译的工程相当艰难,要把这桩事情做好,还是要守过去译经的老规矩,决定不是一、两个人独立可以翻一部经的,不可能。中国过去译经都是集体来做这桩事情,凡是参加译经,这是一个法会,请法师主讲这部经,译经的人统统参加听讲,真正听懂、听明白才起草,有疑惑立刻就要问。初稿译出来之後,向大众宣读,看大众有没有意见,有没有更好的词汇,来润文、来修订,总使这部译本做到尽善尽美,让一切人接触到这个本子都能生欢喜心。所以译本不是一个人做的,是集体的创作。我们看到佛经都有一个翻译人的人题,那个人题是译经道场的主席,不一定是他翻的。为什麽要用他的名字?他对这个译本负责任,也就是证明这个译本没有错误,这个译本可以流通,他负完全责任,所以他是译场的主席。像在历史上记载,罗什大师的译场四百多人,玄奘大师译场这是最大的六百多人,里面都是专职的。

  过去在美国,沈家桢居士,这是个有心人,他请了不少人,把华文经典译成英文,也花了很多钱,译出来的分量也相当可观。我到纽约去,他带我参观纽约大学的图书馆,他是借用图书馆里面几个房间,做为佛教图书馆,所以他的佛教图书馆是附设在纽约大学。我去参观的时候,他告诉我,这麽多年来请人家翻译佛经,译成英文的稿本一大堆,堆了一大片,他说都不能用。我听了这话点点头,确实是不能用。为什麽?找一些懂中文、懂英文的人拿去翻,翻的人不懂佛法,只翻意思。

  就像外国人翻的《英文佛学辞典》,这是我听李炳老告诉我,有一个美国学佛的学者,到台湾观光旅游,听说台中有一个李炳南老居士是佛学的大德,到那边去向李炳老请教。提出一些问题,李炳老给他解答,这个人很不满意,摇头。不满意,李老师就请教他,你说说看;他说说看,通过翻译,李老师也摇头,也不同意。到最後搞得是很困难,刚好他身上带着一本书,李老师就问他,你带的是什麽?他带的是英译的《佛学辞典》。李炳老听这个灵机一动,那很难得,你查一查「二足尊」,我们知道皈依佛,二足尊,你查查二足尊怎麽讲法?他翻出来,找到了。二足尊是二条腿里面最尊贵的;没错,二是两个,足是脚,尊是尊贵,二只脚最尊贵。李老师听了一笑,不要谈了,不谈了,你去吧!你们外国的佛法,我懂了,我知道了。这有什麽法子?这就是懂华语、懂英语,不懂佛法,完全照字面上来翻,真的是佛讲的依文解义,三世佛怨,三世佛都喊冤枉了。开经偈里面所讲的「愿解如来真实义」,谈何容易?

  我当时就给沈家桢居士建议,我说你搞错了,翻译非常重要,应该怎麽翻法?你想翻哪一部经,要找对这部经真正有修有学的大德请他来讲,参加翻译工作的人来听讲,先把它统统听清楚、听明白,随时有疑难随时来问,然後才能够下笔、才能够起草。草本成就之後,还要不断的反覆来讨论。最好草本印出来的时候,分送给有研究、有修有学这些大德们,请他们看、请他们来订正,然後才能成立一个完善的本子,那个流通就没有问题。经难翻,太难太难了。《华严》就更难,《华严》字字句句里面都有很深表法的意思,你要不懂它就全变成二足尊,像什麽话!所以我们知道翻译非常重要,绝不是几个人坐在自己小房间里头能够搞得出来的。一定要像中国过去是公开的,组成译经院,专门培养这些译经的人才,请高僧大德来讲经,哪一个人擅长讲哪一部经论就请他讲,大家来听、大家来学习,然後才能够下笔起草。不是草率花一点钱请人家来翻一下就行,难!

  他们翻的经本,我不懂英文,我很难相信,所以一律不采取。但是翻这些人的《讲记》,大概总是没太大问题,我就采取沈家桢居士他们那边一篇,倓虚法师《念佛论》,这是倓老法师的开示,我想大致上不至於有什麽问题,这不是经。这一篇开示是大光法师记录,记得很好,非常浅显。沈居士那边有英文本子,我就拿这个本子,早年印《无量寿经》,《无量寿经》分量不多,很薄,我把中英文的《念佛论》附印在《无量寿经》,一起流通。我印了一万本,这个本子传到加拿大,我在温哥华讲经,有一个医生,加拿大的医生,他来告诉我,他说:法师,你後面附的东西,以後不要再印这个。我说:为什麽?他说:这个英文,英国人看不懂,中国人也看不懂。我听了之後就很难过,以後凡是英文翻译东西我不敢印。我说让这些外国人自己去流通,我们不敢印。这就是说明译经的人才我们要培训,他要真正在佛法上也要有修有学,能够通达这两种文字,才能担任这个工作。如果对於佛法、对於经论不通达不行,文学基础再好,都不能担任这个工作。正是《华严经》上所说,「佛法无人说,虽智莫能解」,世间再好聪明智慧的人,他没有办法懂得佛法。因为佛的经典往往是意在言外,一个字、一句话里面含很多很多的意思。

  普贤菩萨的十愿实实在在讲只有七愿,第一从礼敬、称赞、供养、忏悔、随喜、请转falun、请佛住世,这是愿,後面这三种是回向,後面三条都是回向。「常随佛学」是三种回向里面回向正觉,「恒顺众生」是回向众生,「普皆回向」是回向法界,所以後面这三条都是属於回向,我们应该要晓得。回向菩提,菩提就是正觉;回向众生;回向法界,也就是回向自性、回向真如,真如、自性跟法界一个意思,我在《华严》里面读得太多了。什麽是法界?一心就是法界。所以法界,界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分,一个是性,界有两个意思。分就是界线,这个大家好懂,譬如说国与国家它有界线,省与省有界线,县与县有界线,界是那个意思,分的意思。另外一个意思,界就是性,就是自性,佛家讲的一真法界,就是自性、就是真如。後面这三条都是属於回向。回向的意义很深很广,我们下一次再跟诸位细讲。

  今天讲的三条,「随喜功德」一定要懂得,我们自己成就自己无边真实功德太重要了,绝不造罪业,这是破我们无始嫉妒、傲慢的习气。请法师讲经跟请法师常住在这个地区,我们刚才跟诸位细细讨论,还是以高科技才能把佛法推向全世界。真正有计画、有步骤来培养弘法人才,培养翻译的人才,人数不必要多,确确实实小型的研究所就可以了。真正肯发心,也就是要真正修行人,《华严经》上讲的标准是大心凡夫,大心意思好。凡夫学佛为什麽不能成就?不是说你没有发愿,不是说你不用功,你天天在佛菩萨面前发愿,你真的很努力、很用功,为什麽收不到效果?心量太小了。你的心量没有办法突破六道轮回,六道轮回是个界限,你的心量小在它里面被它包了,你突不出去。我们无量劫的修行,生生世世到这一生还落到如此地步,应当要明白毛病究竟出在哪里?出在心量太小了。所以一定要发大心量,大心把六道挤破,挤破不就出去了。我比它大,它比我小,你超出去了。阿罗汉为什麽能出得了三界?辟支佛、菩萨为什麽能出得了三界?他的心量比六道三界大,他突破了。这个方法很妙,我们要断烦恼出三界,那个法子很笨、很苦、很难修,佛教给我们妙绝了,心量一大就把它挤破,这方法好。

  外面还有一关是十法界,所以心量还要放大,再放大的时候,我们心量能把十法界也把它挤破,就成功了。所以佛跟法身大士,经上讲得没错,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十法界也在他心量里面,他超越了。所有这些烦恼习气不断,自然没有了,自然就断。为什麽?烦恼习气都不外乎从小心量里面变现出来的,所以心量一大,无始劫以来的烦恼习气不要破,自然就没有了,这个方法多巧妙。然後我们才真正相信,世尊为众生说法,为我们这个世界众生说法,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我们相信、明白了,佛这话没错。佛为我们说法,就是叫我们在这一生当中圆满作佛,你作菩萨,佛都摇头,不够。一定要你作佛,不但要你作佛,还要叫你做一个究竟圆满佛。天台家的四教:藏教佛、通教佛、别教佛都不做,作圆教佛,这才是世尊出现在世间真正的目的,世尊对於一切众生真实的教诲。如果我们不明白他老人家的意思,不能够达到这个水平,我们就不是世尊真正的弟子,不是他的好学生,好学生一定不辜负老师的期望,我们这一生当中决定作佛。如果依《华严》、依《无量寿经》,决定没有问题,我们能够信得过,这两部经真正是宝,无上的法宝,希望我们同修人人要珍惜,珍惜现前这一会。这一会《华严》开讲,我们预定四年,四年讲不完,大概五年没有问题,五年一定可以把这个工程圆满。五年之後,如果我们这个场所里头,能有十分之一的人作佛就可观、就了不起。十个人当中,有一个人能作佛,这是我们这一会的期望,法会的因缘无比的殊胜。

  明天我答应香港那边同修邀请,他们大概也是租借一个大会堂,要找我去讲三天。我明天晚上在香港讲经,我十七号回来,十八号我们就正式开讲《华严》。这几天有我们同学们在此地还是练习讲经,希望大家多多的来参加。谢谢。

作者: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纯净纯善 来源:净空老法师法语
  • 净空法师文集(www.jkfswj.org) © 2019 欢迎转载,功德无量!

  •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